贺子珍出走:我生孩子都生怕了

字体: - 收藏 2013-08-12 来源:亚洲财经综合 作者:

文章导读:   美国女记者、作家史沫特莱也慕名来到了延安。她不懂中文,带来了一个女翻译。她们的出现,在延安卷起了一阵旋风。这个美国妇女的学识才华,她的生活方式,都令刚刚走完长征路程,钻山沟沟的土包子们耳目一新,她的翻译吴莉莉是个年轻美貌的女子,在那个年代就披着一头长长的秀发,更是引人...

   [导读]毛泽东并不完全理解连续生育对一个妇女所带来的负担,他就曾经对张闻天的夫人刘英说过:你为什么怕生孩子呢?你看看贺自珍,她生孩子就像母鸡下蛋那么容易,连窝都没有搭好就生下来了。”

转播到腾讯微博

   延安时的毛泽东和贺子珍(资料图)

   史沫特莱出拳太重

   在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以后,延安便成了全国热血青年向往的圣地。多少青年男女冒着生命危险越过国民党的封锁线,奔赴延安,投身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中。一些同情中国革命的外国学者、友好人士,在美国新闻记者埃德加·斯诺访问延安之后,纷纷来到陕北进行采访、参观、访问。

   美国女记者、作家史沫特莱也慕名来到了延安。她不懂中文,带来了一个女翻译。她们的出现,在延安卷起了一阵旋风。这个美国妇女的学识才华,她的生活方式,都令刚刚走完长征路程,钻山沟沟的“土包子”们耳目一新,她的翻译吴莉莉是个年轻美貌的女子,在那个年代就披着一头长长的秀发,更是引人注目。由于史沫特莱是美国的友好人士,受到了中央首长们的隆重接待,毛泽东也多次会见她们,并长时间地与她们进行了愉快的对话。

   这两位女子与长征过来的女红军真是太不一样了。她们衣着鲜丽,性格活跃。她们在哪里出现,就成为哪里的轴心。她们是延安交际舞热的首创者和推动者,共产党的干部爱跳交际舞的风气,就从史沫特莱在延安举办舞会,亲自教毛泽东跳舞开始。那次舞会,轰动了延安,几乎所有的中央首长都去了。

   然而贺自珍没有去,还有同她一起长征过来的女战士,也没有去。她太不能适应这种洋味十足的开放式社交生活了。她来自永新这个封建意识十分浓厚的小县城,以后又长年累月在大山包里转圈。她只适应红军内部那种除了夫妻之外的严格的、分明的男女关系,男男女女之间勾肩搭背在一起,她看不惯。今日看来,贺自珍有点儿封建思想,有点儿狭隘意识,这个批评是对的。但这是当时客观环境造成的,她一时间不能适应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事实上以后她也学会了跳交际舞,而且跳得相当的好,这是她到了苏联以后学会的。

   在史沫特莱和女翻译来到延安之后,他们夫妻之间有过不愉快的争吵。毛泽东是个以文会友的人,对于谈话投机的人,不分男女老少,一律热情相待。他觉得同史沫特莱和女翻译的谈话很愉快,很有益,接触也就多了些。

   这本是极正常、极普通的事情,但是在一些“男女授受不亲”封建思想浓厚的人看来,似乎是不正常的事情了。还有一些多事的人把无中生有的不实之词,传到贺自珍的耳朵里,甚至有人给她提出了忠告。本来对这两个“新派人物”有些看不习惯的贺自珍,顿时心乱如麻,无法平静下来。

   有一天,贺自珍外出以后回家,经过一个窑洞,发现毛泽东的警卫员在门口站岗,她料到毛泽东就在里面,就推开门往里走。毛泽东果然在里面,同他在一起的,还有那位女作家和女翻译。这可能就是那位女作家的住所,他们三个人谈兴正浓,神采飞扬。

   贺自珍一见到这般情形,曾听到过的传言顿时涌上心头,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  屋里本来热闹的气氛刹时消失,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。这是极尴尬的局面。那位活泼的女翻译想打破沉寂,就笑着拉贺自珍坐下。贺自珍想摆脱吴莉莉的拉扯,但摆脱不开,不由得使了点劲儿,嘴上还说:“你少来这套!”她最后那一下子,力度大了点儿,不仅把女翻译的手甩开了,而且使她站立不稳,几乎摔倒。于是这位女士叫嚷了起来,连哭带闹的。

   不知她叫嚷时用的是什么语种,也不记得她都说了些什么。其结果是那位女作家出来打抱不平,并且向贺自珍动了手。

   贺自珍的挨打是很冤枉的。站在门外的警卫员听到屋里一片嚷嚷声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连忙推门进来。他看到那位女作家气势汹汹地要打贺自珍,就想过去拦阻。这位小战士没有拉架的经验。他本意想保护贺自珍,这样,他应该去拉住那两只要打人的手,他却用双手把贺自珍的双臂夹住,让贺自珍动弹不得,使她失去了保护自己的能力,无法抗拒对方的攻势。于是,人高马大的史沫特莱一拳打到贺子珍的右眼上,她的右眼顿时充血,黑了一圈。

   正当她要挥出第二只拳头时,毛泽东说话了。他先对贺自珍说:“自珍,你干什么,你疯了?”然后又对史沫特莱说:“你不能再打。你有什么话,你对我说。”说完,他把贺自珍带走了。

   贺自珍被打的眼睛肿得像个大核桃,无法出门。每当人们问起她的眼睛,她都不愿说出真情,只是说自己不小心撞的。

   贺自珍自己叙述的经过就是这样。从她的叙说中可以看到,挨打的是她,而延安当时流传的是她打了人,而且传言中被说成是她打了毛泽东。贺自珍曾经委屈地说:我怎么可能打主席呢,论力气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呀。

   当贺自珍重述这段往事的时候,她已经能够比较冷静、比较客观地分析这件事情了。她承认,她怀疑那个女翻译与毛泽东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是没有根据的。那个女翻译有丈夫,而且不久就同那位女作家一起离开延安,回到西安。她当时的行动是过于鲁莽了。另外,毛泽东站出来说话,他的态度是公正的。他们两个人回家以后,毛泽东并没有责备贺自珍,再也没有提这件事,应该说,他的态度是克制的,宽容的。

   但是,当时挨了打的贺自珍心情不能平静,总是在生气。她无法使自己冷静下来,真正汲取这场风波的教训。她觉得自己太委屈,为了毛泽东,她作出了很多的牺牲,结果是身体搞坏了,工作能力没有了,工作职务也没有了,在剪刀、浆糊、报纸中度过了十年。

   在那些日子里,她想得很多很多。她想到了自己的身体,太不争气,要想多做些工作,却往往力不从心。那些该死的弹片,使她经常处于难以忍受的痛苦之中。她多么想动次手术。把这些弹片取出,使身体早日恢复健康啊!可是延安动不了这个手术。她决定到西安去,从那里转赴上海,取出弹片。



声明:此文章【贺子珍出走:我生孩子都生怕了】以及亚洲财经网所有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投资者据此操作,由此所产生的风险均由您个人承担。亚洲财经立足中国,致力打造成为亚洲地区金融信息与数据服务平台,如果您愿意为我们供稿,请点击这里提交;如果该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或相关权益,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姜海洋]

实盘热股

e决策精彩战例点评

  • 安诺其(300067):分散染料淡季涨价,提升盈利能力,加之淘汰小企业污染产能[详细]

往期重要资讯

上市公司 信息披露 累计收益
利亚德 LED景气度持续攀升 112%
中京电子 拟2.8亿元生产柔性印制电路板 86.39%
中青宝 看好游戏业务增速或达200% 203.75%

点击排行

财经图库